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Provide professional legal services

全国免费法律咨询:

13622312121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办案例 > 拐卖妇女、儿童案例 > 运输毒品案—如何确定运输毒品犯罪的基准刑?

运输毒品案—如何确定运输毒品犯罪的基准刑?

2017-05-22 来源:本站原创

【问题提示】

如何确定运输毒品犯罪的基准刑?如何运用量刑情节调整基准刑得出量刑结果?

【要点提示】

刑法条文的罪状表述和相关司法解释均将毒品犯罪数量作为决定量刑档次的因素,由此可以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归为数额性犯罪,以毒品数量作为确定量刑起点和基准刑的要素。

【案例索引】

一审: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1)浦刑初字第303号刑事判决(2011年3月2日)。

【案情】

公诉机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因犯抢劫罪于2000年2月被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2009年4月22日刑满释放。

被告人:李某,因犯抢劫罪、强奸罪于2000年3月被重庆市南川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2006年4月2日刑满释放。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9月,被告人唐某通过他人从重庆邮寄毒品甲基苯内胺至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艾路1765弄51号501室,并安排暂住该处的被告人李某为其接收。2010年9月12日,被告人唐某经邮递人员通知邮件已到,即通知被告人李某签收。被告人李某签收装有27.21克毒品甲基苯丙胺的邮件后被当场抓获。被告人李某交代了涉案事实,并在公安机关安排下电话联系被告人唐某到现场。公安民警随后将被告人唐某抓获归案。

【审判】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唐某、李某明知是毒品甲基苯丙胺而进行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唐某、李某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唐某、李某均系累犯,对其均依法从重处罚。被告人李某有立功表现,被告人唐某、李某当庭自愿认罪,对被告人李某依法减轻处罚,对被告人唐某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唐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22000元;

二、被告人李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12000元。

一审宣判后,公诉机关未提起抗诉,被告人未提起上诉,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量刑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决定判处被告人的刑罚。量刑的基本步骤为:(1)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在相应的法定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2)根据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数额、犯罪次数、犯罪后果等犯罪事实,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3)根据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确定拟宣告刑。(4)运用裁量权在综合全案的基础上依法确定宣告刑。所以查清基本犯罪事实,选择相应的法定刑幅度是规范量刑的前提。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中的基本犯罪事实,主要包括毒品数量和犯罪情节,毒品的数量是反映毒品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大小的重要因素,毒品犯罪数量大,该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就大,反之,社会危害性则小。因此,毒品数量对毒品犯罪量刑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刑法条文的罪状表述和相关司法解释均将毒品犯罪数量明确作为决定量刑档次的因素,因此,可以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大致视为数额性犯罪。但同时也不能忽视毒品犯罪中行为的方面,因为刑法规定,不论毒品犯罪数量多少,均构成犯罪应予刑事处罚;毒品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武装掩护毒品犯罪的、暴力抗法等情节均属于法定的基本犯罪事实。本案中两被告人运输毒品甲基丙苯胺27.21克的事实清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应当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两被告人的量刑,可按下列步骤进行:

第一,确定量刑起点。确定量刑起点是量刑最基础、最基本的步骤,是确定基准性的前提和基础,量刑起点的确定是由法官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在相应法定刑的量刑起点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根据个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确定,量刑时由法官根据具体犯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比照抽象个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在相应法定刑的量刑起点幅度内确定。基本犯罪构成是指刑法条文就某一犯罪的基本形态所规定的犯罪构成。基本形态的犯罪是单独犯罪的既遂形态,是由刑法分则或者单行刑法中的分则性规定的某种犯罪单独既遂状态的犯罪构成。运输毒品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是指这类毒品案中反映犯罪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的犯罪事实,是体现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客观方面的既遂状态事实和犯罪情节轻重程度的事实,包括构成事实和加重处罚事实。按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丙苯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唐某、李某共同运输的毒品为甲基丙苯胺,数量为27.21克。构罪客观方面的定罪要件“运输毒品犯罪数量甲基丙苯胺27.21克中的10克甲基丙苯胺”属于基本犯罪构成事实。按照《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量刑指导意见》)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甲基丙苯胺十克,量刑起点为七年至八年有期徒刑”,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试行)》规定的(以下简称《量刑实施细则》)“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甲基苯丙胺数量达到10克,量刑起点为有期徒刑7年”,确定本案量刑起点为七年(84个月)。

第二,确定基准刑。基准刑是根据基本犯罪事实的既遂状态所应判处的刑罚,基本犯罪事实包括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和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数额、犯罪次数、犯罪后果等犯罪事实。确定基准刑的方法是根据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增加刑罚量确定的,由量刑起点和应增加的刑罚量两部分组成。基准刑是在不考虑各种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的前提下,根据基本犯罪事实的既遂状态所应判处的刑罚。增加的刑罚量是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所产生的刑罚量。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主要是数额型犯罪,本案的毒品犯罪数额超出量刑起点的部分,应当增加相应的刑罚量。未纳入量刑起点评价的剩余的毒品数量“毒品犯罪数量甲基丙苯胺27.21克中剩余的17.21克”,成为“影响本案犯罪构成的其他犯罪事实”,是本案确定基准刑时必须给予评价的事实。按照《量刑实施细则》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曱基丙苯胺数量为10克以上不满50克的,每增加5克增加有期徒刑1年”进行折算,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需要增加刑罚量为三年,计算所得的基准刑为十年(120个月)。

另外,如果此类犯罪中有被告人实施多种犯罪行为的,或者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或者向多人贩卖毒品的,应当增加基准刑。毒品犯罪中毒品数量起着主要作用,但毒品犯罪的行为次数和也体现了法益被重复侵害的程度,应当予以在基准刑范围内评价。

第三,调节基准刑。根据犯罪构成事实以外的其他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其他量刑情节是指基本犯罪构成事实以及影响犯罪构成的事实之外的情节。这些情节,既包括刑法总则规定的一般量刑情节,也包括毒品犯罪本身具有的特殊量刑情节,在量刑中应当予以考虑。《量刑指导意见》规定的多个量刑情节的调节方法为:对于具有刑法总则规定的未成年人犯罪、限制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防卫过当、避险过当、犯罪顸备、犯罪未遂、犯罪中止、从犯、胁从犯和教唆犯等量刑情节,先用该量刑情节对基准刑进行调节,采用的是连乘的方法。在此基础上,再用其他量刑情节进行调节,采用的是“同向相加、逆向相减”的方法,总体而言为“部分连乘、部分相加减”方法。具体到本案中,审查认定二被告人具有的法定、酌定量刑情节并确定相应的调节比例为:(1)本案未区分主从犯,但李某作用相对较小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2)本案二被告人均是累犯,唐某在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一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依法从重处罚,可以增加基准刑的30%。(3)李某在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三至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依法从重处罚,可以增加基准刑的15%。(4)本案二被告人在庭审中自愿认罪并同意使用普通程序简化审,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5)毒品被当场缴获,属于案发后赃物被司法机关全部追缴,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6)李某有立功表现,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5%。

另外,还应当注意毒品犯罪案件具有的特定的量刑情节。其中,可以从重处罚的情节包括:组织、利用、教唆未成年人、孕妇、哺乳期妇女、患有严重疾病人员及其他特殊人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毒品再犯的。可以从轻处理的情节包括:孕妇、哺乳期妇女、患有严重疾病人员及其他特殊人群被利用参与毒品犯罪的;受雇运输毒品的;毒品含量明显偏低的;存在数量引诱情形的。这些情节应当放在调节基准刑的量刑情节中考虑。

第四,确定宣告刑。为保证宣告刑与被告人的罪责相适应,确保量刑公正,需综合全案情况考虑,运用“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在一定的幅度内对调节结果进行调整,确定最终的宣告刑。量刑情节对基准行的调节结果是采用一定的数据计算出来的一个数值,这个数值与法律上的宣告刑是两个概念。在确定宣告刑的过程中,必须注意运用“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相结合”的方法,综合全案情况考虑,依法确定宣告刑,不能简单、机械地以调节结果作为宣告刑,保证依法确定的宣告刑与被告人的罪责相适应,确保量刑公正。在上述量刑情节中,李某作用相对较小的,属于《量刑实施细则》规定的需要先行调节的刑法总则所规定的量刑情节。因此,对李某量刑时,需要先用该量刑情节对基准刑进行调节,在此基础上,再用其他量刑情节进行调节;而对唐某量刑时,由于其不具有需要先行调节的量刑情节,因此,可直接采取同向相加、逆向相减的方法计算得出调节结果。根据计算所得的结果,唐某宣告刑拟定为132个月,即120×(1+30%-10%-10%)=132个月。李某宣告刑拟定为77个月,即120×(1-20%)(1+15%-10%-10%-15%)=77个月。根据《量刑指导意见》中规定的确定宣告刑的方法:“1.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刑幅度内,且罪量刑相适应的,可以直接确定为宣告刑;如果具有应当减轻处罚情节的,依法在法定最低刑以下确定宣告刑2.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最低刑以下,具有减轻处罚情节,且罪量刑相适应的,可以直接确定为宣告刑;只有从轻处罚情节的,可以确定法定最低刑为宣告刑。”对唐某基准刑的调节结果为132个月(即11年有期徒刑),符合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规定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丙苯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规定,可以直接确定为宣告刑;对李某基准刑的调节结果为77个月有期徒刑,在七年法定最低刑以下,但其有立功情节,具有减轻处罚情节,也可确定为宣告刑。最后,结合《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独任审判员或者合议庭可以在10%的幅度内对调节结果进行调整”,本案中,合议庭经分析,被告人李某在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较小,且有立功表现,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案发当日毒品就被全部追缴,社会危害性较小,合议庭确定本案各被告人的宣告刑为:被告人唐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22000元;被告人李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12000元。

(一审合议庭成员:苏琼 凌鸿 周国莲

编写人:伍红梅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9-2016 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55623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