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Provide professional legal services

全国免费法律咨询:

13622312121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办案例 > 故意杀人案例 > 辛某故意杀人上诉案

辛某故意杀人上诉案

2017-08-03 来源:本站原创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1)武刑终字第385号

原公诉机关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 辛某。因本案于2000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2000年9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上诉人(法定代理人) 辛某1,系辛某之父,41岁,湖北电机厂工人。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 杨枝萍。

法定代理人 杨贵平,系杨枝萍之兄。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洪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辛某犯故意杀人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枝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01年5月17日作出(2001)洪刑初字第8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辛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辛某1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万里霜、书记员黄燕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辛某、法定代理人辛某1及其辩护人吴亮、周宏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枝萍及其法定代理人杨贵平、诉讼代理人张双亮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0年9月18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辛某从自家居住的房屋凉台上翻出,爬上邻居屋顶,揭瓦进入少女杨枝萍独自居住的房内,欲窥视杨的身体。因杨枝萍惊醒后呼救,被告人辛某遂从厨房取出菜刀二把,朝杨枝萍头部、面部、双上肢、胸部等处乱砍,致杨枝萍休克后被告人辛某才逃离现场,返回家中。被告人辛某的父母得知此事后,即送杨枝萍到医院抢救,使其脱险。经法医鉴定,杨枝萍所受伤属重伤。当日被告人辛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被害人杨枝萍受伤后,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治疗了16天,共用去医疗费2095012元,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伤残补助费及后期治疗费等,其直接经济损失达48280.12元。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1)公安机关破案经过及被告人投案自首材料;(2)被害人杨枝萍陈述;(3)证人范秀兰、辛某1、马志萍证言节录;(4)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5)武汉市公安局刑科所刑所洪鉴字(2000)第383号法医鉴定书;(6)被害人杨枝萍就医的病历及经济损失的票据。原审认为,被告人辛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因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其行为侵犯了他人的生命权,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属未遂。但被告人作案时未满十八周岁,且案发后能主动投案,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由于被告人辛某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杨枝萍造成一定经济损失,因而应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判处被告人辛某有期徒刑六年,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枝萍经济损失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伤残补助费、后期医疗费等共计人民币48280.12元(含已支付的医疗费20950.10元)。

      上诉人辛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辛某1上诉称,辛某的行为应定故意伤害罪,原审定性不准,民事赔偿过高。其辩护人认为,上诉人辛某的行为虽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属犯罪中止,且犯罪时其年龄未满十六周岁、具有投案自首等情节,建议二审对其免除处罚。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在二审中的意见认为,原审认定本案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辛某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属未遂。原审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2000年9月18日凌晨2时许,上诉人辛某上厕所时,发现邻居一打工女独自居住的平房亮着灯,被害人杨枝萍一人在床上睡觉,便生邪念,即从自家凉台爬到平房屋顶,揭开石棉瓦,跳入房内,偷看杨的下身。当被害人杨枝萍惊醒呼救时,上诉人辛某从厨房桌上拿起二把菜刀,朝杨的头部、面部、胸部及上肢乱砍,并声称:“你不喊,我就不砍你。”被害人杨枝萍停止了喊叫并说:“你别砍,我自己撞死。”此时,上诉人辛某见被害人叫的声音很小外面听不见就扔下菜刀,洗手后返回家中,将其父母叫醒,并告知自己将隔壁的杨枝萍杀了可能还没死。辛某的父母得知后,立即将杨枝萍送往医院抢救,使其脱险。经法医鉴定,杨枝萍的损伤程度为重伤。当日,上诉人辛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被害人杨枝萍受伤后,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治疗16天,共用医疗费20950.12元及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伤残补助费及后期治疗费等,直接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48280.12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公安机关出具的破案材料证明上诉人于当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被害人杨枝萍的陈述,证实自己被砍的过程以及上诉人辛某父母送其到医院抢救的经过。(3)证人辛某1、马志萍的证言证实,当晚被儿子叫醒后得知杨枝萍被砍,立即拦车将杨枝萍送到医院抢救,以及杨枝萍出院后接到家中养伤的情况;(4)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证明现场情况及所用的作案工具菜刀。(5)武汉市公安局刑科所法医鉴定书证明被害人杨枝萍损伤程度等。(6)被害人杨枝萍的住院病历及票据,证实被害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7)武汉市公安局关山街派出所“常住人口登记表”证明上诉人辛某的身份情况。上诉人辛某的多次供述与上述证据相互印证,并经本庭审理核对属实,足以认定。

      上诉人辛某的辩护人辩称,上诉人辛某的行为虽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属犯罪中止。经查,上诉人辛某持菜刀在对被害人杨枝萍进行砍杀过程中,见杨喊叫的声音很小外面听不见即扔下菜刀,自动放弃犯罪,并回家告知其父母自己将隔壁的杨枝萍杀了可能还没死,辛某的父母立即将杨枝萍送往医院抢救,使其脱险,上诉人辛某的行为符合犯罪中止的法定情形,其辩护人的这一辩护意见成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本院了解到上诉人辛某在初中二年级学习时,成绩优秀,后来由于迷恋网吧,玩一些枪杀、打斗电子游戏,学习成绩一度下降,其父母对其教育方法简单粗暴,一味看重孩子的成绩,缺少在思想道德上的教育引导,使上诉人辛某产生一种无法与父母沟通的逆反心理,从而导致上诉人辛某走上犯罪道路。

      本院认为,上诉人辛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利,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在犯罪过程中,上诉人辛某能够放弃犯罪并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属犯罪中止。原审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审认定上诉人辛某犯故意杀人罪正确,但认定其行为属未遂不当,二审应予以纠正。上诉人辛某及其法定代理人均诉称其行为应定故意伤害罪,原审定性不准的上诉理由,与已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辛某的辩护人认为辛某的行为属犯罪中止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辛某作案时年龄未满十六周岁,且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在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辛某及其亲属主动和被害人家属进行调解,愿意赔偿一定的经济损失,并达成调解协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枝萍自愿撤回附带民事诉讼。上诉人辛某对自己的行为及其后果深感懊悔,表示今后一定痛改前非,认真学习法律知识,努力改造,重新做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第(二)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2001)洪刑初字第8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中的定罪部分,即被告人辛某犯故意杀人罪;

      二、撤销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2001)洪刑初字第8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一项中的量刑部分,即判处被告人辛某有期徒刑六年;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辛某犯故意杀人罪(中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9月18日起至2003年9月17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苏 滨

审判员   张安泽

代理审判员 刘培元

二00一年八月七日

书记员   袁 锐

 

 

 

【评析】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武刑终字第385号文书格式规范,语句准确精炼,恰如其分;结构逻辑清楚,条理性强;立论实事求是,观点鲜明;法律适用准确,有理有据。其突出特点是:

      一、文书语言简明精要。为了体现法律的严肃性,司法文书的格调要求质朴,语言要求朴实,绝对排斥夸张、渲染,也不需要文艺性的描绘,形象的比喻,具体表现在词语的使用方面。首先使用涵义实在具体的词语。司法文书要体现“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遣词用语必须重视其内涵的实在性和具体性,力求客观地反映案情特点和正确地认定案件性质。该文书在文字、结构、式样上都符合一定的要求,其内容建立在对事实深入调查、合理分析的基础之上,既不罗列空洞的口号式词句,也不使用脱离实际的夸张些语言,语句力求准确精炼,恰如其分,明确阐明自己对案件的观点。例如,“……上诉人辛某从厨房桌上拿起二把菜刀,朝杨的头部、面部、胸部及上肢乱砍,并声称‘你不喊,我就不砍你’”。这段话仅四十余字,无任何修饰性词语,却反映出了犯罪人作案手段的凶残,令人如临其境,如睹其状。再如,“上诉人辛某见被害人叫的声音很小外面听不见就扔下菜刀,洗手后返回家中,将其父母叫醒,并告知自己将隔壁的杨枝萍杀了可能还没死。”简短的几句话,却客观地反映了犯罪人自动放弃能够继续实施的故意犯罪,并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的事实,这种“写实”笔法,明确具体地说明了成立犯罪中止法律所需要的要件。这说明事实和法律本身都是朴素的,并且是相互印证的。一般说,只要恰如其分地反映了事实,就能够切合法律。切合事实和法律的推导,其立论才有力量。因此,司法文书的修辞原则和目的就是实事求是。

      二、文书反映案件特点。文书的制作者针对本案涉及未成年人犯罪,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在刑事判决书中注意充分反映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深刻剖析了上诉人辛某走上犯罪道路的主客观原因。由此可见,司法人员是法律运转的运作主体,是法律职能实现的承担者,其业务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着能否准确地理解法律,并运用法律去认识、分析、判断诉讼案件事实,并且需要通过自身的文字写作技能,把诉讼的过程形成文字表述下来。而这些过程,综合了法律专业知识的运用能力和文字写作能力,这就要求司法文书的制作者不仅要熟练地掌握法律知识和较高的写作技巧,还需要建立科学的知识结构层次,广泛涉猎哲学、心理学、逻辑学、语言学、修辞学等学科的知识内容,为制作和运用裁判文书服务。如学习哲学、心理学,有助于表述刑事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目的等心理活动特征;逻辑学的知识有助于文书的组织选材,论证合理,使文书更具说服力;语言学、修辞学知识有助于文书语言文字的准确表述,等等。

      三、反映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特点。该案件是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一审用的是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二审为何是刑事判决书;这并非二审的疏漏,而是根据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可以进行调解,在二审阶段,上诉人辛某及其亲属主动与被害人亲属进行调解,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附带民事原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自愿撤回附带民事诉讼,由于民事赔偿部分已解决,只剩下刑事部分单独审结,故二审法院选择刑事判决书是正确的,并在“本院认为”理由加以说明,并作为对上诉人量刑时一个酌定情节,当然,对这一情况,应在审理经过中叙述,可能更顺理成章,合乎程序些,该案件的审理及判决书对简化诉讼程序,使案件得到公正及时处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是成功的。

Copyright @ 2009-2016 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55623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