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Provide professional legal services

全国免费法律咨询:

13622312121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办案例 > 强迫交易案例 >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赌博、非法拘禁、强迫交易、破坏选举案

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赌博、非法拘禁、强迫交易、破坏选举案

2017-08-28 来源:本站原创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1)洪刑初字第163号

公诉机关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 容乃胜(别名容乃启)。曾因盗窃、赌博于1983年被武汉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二年,1985年8月9日期满解除。因本案于2001年4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逮捕。现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 容年春(绰号“白毛”、“年三”)。曾因盗窃罪于1988年7月2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989年4月7日刑满释放。1991年因盗窃、流氓被武汉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二年,1993年6月25日期满解除。因寻衅滋事案于2000年6月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逮捕,2001年3月9日因寻衅滋事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现在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服刑。

       被告人 秦建国(绰号“高鼻子”)。曾因盗窃、抢劫罪于1990年8月6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1996年12月28日刑满释放。因寻衅滋事案于2000年7月5日被刑事拘留,当月15日逮捕,2001年3月9日因寻衅滋事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现在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服刑。

       被告人 容乃玉(绰号“小雄”)。曾因盗窃罪于1983年3月4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1984年6月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01年4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逮捕。现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 田吉贤(绰号“田鸡毛”)。曾因强迫交易罪于2001年1月15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01年2月7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01年4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逮捕。现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 彭伟(绰号“瘌痢”)。因抢劫案于2000年5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3日逮捕。现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 彭元兴(别名彭元新,绰号“黑老九”)。曾因抢劫罪、阻碍执行公务罪于1986年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1994年4月17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01年4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逮捕。现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 韩志勇(绰号“三毛”)。曾因抢劫罪于1993年8月17日被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1999年6月17日刑满释放。因寻衅滋事案于2000年6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逮捕。2001年3月9日因寻衅滋事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现在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服刑。

       被告人 陈金闯(绰号“瘪鸡”)。曾因盗窃、流氓于1991年9月13日被武汉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二年,1993年6月25日期满解除。因寻衅滋事案于2000年6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逮捕。2001年3月9日因寻衅滋事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现在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服刑。

       被告人 彭军华(别名彭勇)。因本案于2001年4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逮捕。现押于武汉市洪山区看守所。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武洪检刑诉字(2001)第1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容乃胜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非法拘禁罪、强迫交易罪、破坏选举罪,被告人容年春、容乃玉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非法拘禁罪、破坏选举罪,被告人秦建国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于2001年5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钱圣、张宇、李萍,代理检察员付红胜、张海涛等人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998年下半年,被告人容乃胜为聚敛钱财,纠集网罗洪山区和平乡武丰村一带两劳人员20余人,以其为首组织设立赌场,并指定负责赌场的骨干成员,依照较为严明的组织纪律,长期较大规模地聚众赌博。1999年7月,以容乃胜为首的被告等人,成立“武汉市鹤园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鹤园工贸公司”),该公司以赌场的骨干分子充当打手,在洪山区和平乡“鹤园小区”工程建设中,欺行霸市,非法垄断该工程建设的地材经营,牟取非法利益,扩充经济实力。被告人容乃胜还为获得政治上的庇护,于1999年底利用其恶势力的影响和雄厚的经济实力,利用非法手段当选为洪山区和平乡人大代表。从而形成了组织结构较为严密、人数较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较为严明的组织纪律,并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具体实施的行为有:

       被告人容乃胜于1998年底至2001年初,纠集网罗了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以及其他数名现尚未归案的社会闲散人员,设立结构紧密、纪律严明的赌场,被告等人在赌场内均有明确分工。他们通过聚众赌博,从中“抽头”、发放高利贷等手段聚敛了大量钱财。

       1999年7月的一天下午,因蔡文婕(小名梅梅)提供口头担保的参赌人员黄勇向被告人容乃胜开设的赌场借得的5万元赌资未能按期偿还,被告人容乃胜即指使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及赌场内其他人员将蔡文婕强行押至洪山区和平乡一村民的猪圈中,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达三日之久。期间,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及其他该组织人员分别对蔡文婕实施看守、殴打、侮辱、威胁等行为。

       1999年7月,被告人容乃胜成立“鹤园工贸公司”。1999年7月至2000年5月间,被告人容乃胜在“鹤园小区”工程中,指使被告人田吉贤(已因此判刑)、容年春、秦建国、陈金闯、韩志勇、彭元兴及李道胜(在逃)同该组织其他人员多次在施工现场采取设路卡、拦截运送地材车辆和胁迫手段先后强迫红安占店建筑公司等十余家单位与“鹤园工贸公司”签订供货合同。2000年5月20日中午12时许,被告人彭元兴及被告人容年春、陈金闯、韩志勇、秦建国(均已因此判刑)伙同该组织其他人员,因得知“鹤园小区”建筑商新洲第八建筑公司自行采购地材,即窜至施工现场,拦截该建筑公司运货卡车及桑塔纳轿车,将冯海堂、徐秋生、汪建军等人从车内拖出殴打致伤,并砸破桑塔纳轿车后挡风玻璃。

       1999年下半年,被告人容乃胜为给其犯罪组织的犯罪活动提供保护,在洪山区和平乡武丰村村民委员会委员和乡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活动中,带领他人和指使被告人容年春、容乃玉等人,采取殴打、威胁、跟踪流动票箱、监视投票人等手段破坏选举,并殴打乡人大代表候选人吴金勇,逼其退出选举,强迫村民选举容乃胜为村委会委员和乡人大代表。对不支持容乃胜当选的村民赵可政、吴时华等人进行殴打,使被告人容乃胜当选武丰村村民委员会委员和乡人大代表的目的得逞。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有关被害人报案及陈述,大量相关的证人证言,有关书证、物证照片及被告等人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行霸市、聚众赌博,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被告人容乃胜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的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容乃胜指使他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容乃玉采取暴力威胁手段破坏选举,其行为均已构成破坏选举罪。上述十被告人的行为属共同犯罪;被告人容乃胜在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本案首要分子;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本案主犯;被告人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辅助作用,均系本案从犯。对上述十名被告人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一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予以处罚。

       被告人容乃胜辩称:(1)其开设赌场仅获利三、四万元;(2)没有指使被告人容年春等人对蔡文婕实施非法拘禁行为;(3)“鹤园工贸公司”是合法公司,自己一直守法经营,没有强迫交易的行为;(4)当上乡人大代表是群众的意愿并经选举当选的,没有破坏选举行为;(5)不知道有黑社会性质组织一事。其辩护人刘树九的辩护意见是:(1)赌博组织不能等同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没有证据证实该赌博组织具有组织纪律性;(2)容乃胜与本案其他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3)在“鹤园小区”工地上设卡拦车只是一种滋扰行为,此行为不是构成强迫交易罪的必要要件;(4)被告人容乃胜的经济实力只代表个人,不能代表赌博组织;(5)无证据证实被告人容年春、容乃玉等人殴打赵可政是受被告人容乃胜的指使;(6)对吴金勇的行为未达到殴打程度,情节轻微;打吴时华并非为乡人大代表选举一事;打杨华改后已作出经济赔偿;无证据证实选举本乡人大代表时被告人容乃胜指使他人跟踪、监视流动票箱;(7)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在非法拘禁蔡文婕时,被告人容乃胜有殴打、侮辱被害人的行为。据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容乃胜的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和破坏选举罪。

       被告人容年春辩称:只是赌场参赌人员;没有破坏选举;没有非法拘禁他人;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辩护人张承平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容年春只参加了赌博组织,而赌博组织并非黑社会性质组织;(2)无证据证实“鹤园工贸公司”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3)有组织的团伙犯罪不一定就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4)证实被告人容年春犯破坏选举罪的主要证人与被告一伙人恩怨较深,证人证言不可信。就上述辩护观点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容年春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破坏选举罪。

       被告人秦建国辩称:只是以其个人名义在赌场“放码”(即放高利贷),并不知赌场是谁开的;没有非法拘禁他人;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辩护人闵天舒的辩护意见是:(1)以被告人容乃胜为首的团伙只是一个赌博团伙,不能等同于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2)指控被告人秦建国犯非法拘禁罪的直接证据不足。被告人秦建国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非法拘禁罪。

       被告人容乃玉辩称:只是在容乃胜开的赌场内参赌;没有实施破坏选举和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其辩护人方振威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容乃玉是参赌人员而非赌场工作人员;(2)没有对赵可政实施殴打的违法行为;(3)无证据证实被告人容乃玉在该村选举乡人大代表时有跟踪、监视流动票箱的行为;(4)没有实施非法拘禁行为。被告人容乃玉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破坏选举罪和非法拘禁罪。

       被告人田吉贤辩称:自己是“鹤园工贸公司”的职员,被告人容乃胜让其到赌场当过4次“钉子”(即放哨人员),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赌博罪。辩护人时小的辩护意见是:以被告人容乃胜为首的犯罪团伙不完全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被告人田吉贤只在容乃胜的赌场参与过少数几次放哨行为。因而,被告人田吉贤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赌博罪。

       被告人彭伟辩称: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其辩护人余康宁的辩护意见是:(1)赌场的规矩不能等同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纪律;(2)容乃胜团伙的经济实力有多大,无证据证实;(3)无证据证实被告人容乃胜向政治方面渗透;(4)无证据证实被告人彭伟知道容乃胜团伙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并有加入该组织的故意和行为;(5)被告人彭伟在赌场内是否有月薪、年终分红,证据不足;(6)被告人彭伟和容乃胜的赌场只是一种雇佣关系,无证据证实被告人彭伟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据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彭伟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赌博罪。

       被告人彭元兴辩称: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其辩护人彭旺民、代建华的辩护意见是:(1)认定以被告人容乃胜为首的赌博团伙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证据不足;(2)被告人彭元兴犯赌博罪情节较轻且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3)被告人彭元兴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被告人韩志勇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均予否认,称其一项都未参加。

       被告人陈金闯辩称:不是容乃胜“赌博公司”的人,是陈金海让其到赌场当了几天“钉子”;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被告人彭军华辩称其只在容乃胜的赌场当了几天“钉子”,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辩护人周斌的辩护意见是:(1)容乃胜团伙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彭军华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被告人彭军华在赌场内的行为情节轻微,且已被公安机关作出过行政处罚,其行为亦不构成赌博罪。

       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被告人容乃胜网罗、纠集20余名“两劳”释放及社会闲散人员,在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武丰村一带组织设立骨干成员固定,结构紧密、分工明确并具有较为严明的组织纪律性的赌场。1999年7月,以容乃胜为首的被告等人为进一步聚敛财富,扩充经济实力,成立“鹤园工贸公司”,并由赌场的骨干分子和主要成员充当该公司打手,和赌场之间互为呼应,在当地称霸一方,为非作恶,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从而形成了以被告人容乃胜为首的组织结构紧密,人数较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性,并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经查实该组织自1998年8月份以来的违法犯罪事实如下:

       1998年8月至2001年初,被告人容乃胜为聚敛钱财,纠集、网罗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以及高卫国、容乃义、赵红军、陈金海、赵声华、袁金波、陈坦胜、候新勇(均在逃)等人在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一带设立赌场。该赌场由被告人容乃胜组织、领导,结构紧密、骨干成员固定,分工明确,具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其中,由被告人容年春、彭伟及高卫国负责管理参赌人员和维持赌场秩序(即“罩场子”),被告人容乃玉负责在赌场上作弊(即“阴打”),被告人秦建国和陈金海负责发放高利贷(即“放码”),由在逃的容乃义负责管理赌具和非法收益,赵红军负责安排人员放哨(即“钉子”),并随时用对讲机与赌场内保持联系,赵声华负责用专车接送参赌人员,被告人田吉贤、彭元兴、陈金闯、韩志勇、彭军华则充当放哨人员。该赌场的纪律主要有:(1)吸毒人员坚决不允许参与,(2)赌场内部的成员一律不准在自己的赌场上赌博;(3)赌场人员要固定,进入必须经过被告人容乃胜的同意,统一听从容乃胜的安排;(4)赌场固定人员有月薪,年终有分红,一般由被告人容乃胜发放。通过多次较大规模的聚众赌博,采取从中“抽头”,发放高利贷等手段,被告人容乃胜一伙非法聚敛了大量钱财,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参赌人员蔡文婕、佘清海、石天雄、石亨利的证言,证实均曾在被告人容乃胜开设的赌场内赌博及赌场内有较固定的组织成员,各成员均有较明确的分工;(2)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元兴、韩志勇、彭军华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可证实:①赌场由被告人容乃胜组织开设,②本案十被告人均系赌场内部成员,③赌场内部成员在赌场内的分工情况,④赌场内部的纪律,⑤通过开设赌场,被告人容乃胜聚敛了大量钱财;(3)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容乃玉家收缴的赌具、用于作弊的工具及运送参赌人员车辆的牌照照片和搜查笔录一份,证实被告人容乃玉在赌场内的作用及赌场有专车接送参赌人员的事实。上列证据经庭审查证属实,能相互印证,对上述事实足以认定。

       1998年8月上旬的一天下午,因参赌人员蔡文婕为另一参赌人员黄勇提供“担保”向被告人容乃胜的赌场借得的赌资5万元未能按期偿还,被告人容乃胜即指使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及赵声华等人将蔡文婕强行押至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一村民的猪圈中,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达三日。在此期间,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分别对蔡文婕实施了侮辱、殴打行为,被告人容乃胜到蔡文婕被关押处让其偿还赌资时,被告人容乃玉曾二次随其到现场,被告人秦建国及赌场其他成员赵红军、陈金海、袁金波、陈坦胜、候新勇等人分别对蔡文婕实施了看守和威胁的行为。在蔡文婕被迫委托他人将现金2.5万元交给被告人容乃胜等人并写下2.5万元的欠条后才获释放。

       认定上述犯罪事实的证据有:(1)被害人蔡文婕的报案、陈述及辩认笔录,证实:①其于1998年8月的一天被非法拘禁三日;②对其实施非法拘禁行为的人员在本案中有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③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分别对其有侮辱、殴打的行为;④被迫交纳2.5万元及写下欠条的事实;(2)武汉市公安局武公九法民字(2001)第121号法医鉴定书,证实蔡文婕在被非法拘禁期间被殴打致伤以及损伤程度;(3)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均可证实非法拘禁蔡文婕的时间、地点、实施非法拘禁的人员及对被害人蔡文婕有殴打行为的事实;(4)证人李继荣的证言,证实被告人蔡文婕向其借得现金2.5万元并由其送到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某处交给他人后,将蔡文婕接走的事实。

       1999年9月8日凌晨1时许,因在9月7日的被告人容乃胜所在的和平乡武丰村“海选”中,该村村民赵可政没有按照被告人容乃胜手下人事先打招呼的意见投被告人容乃胜的票,被告人容乃胜即指使被告人容年春、容乃玉及陈金海、容乃义以赵可政的儿子赵宁赌博差被告人容连春弟弟的钱为由,窜至赵可政家中,被告人容年春和容乃玉将赵可政殴打致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赵可政的证言,证实1999年9月8日凌晨被告人容年春、容乃玉将其殴打致伤及其被殴打的原因;(2)被告人容年春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证实因“海选”一事其受被告人容乃胜指使,伙同被告人容乃玉及陈金海、容乃义,由其和容乃玉将赵可政打伤的事实;(3)被告人容乃玉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证实其伙同被告人容年春殴打赵可政的事实。

       1999年初,武汉中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开发建设“鹤园小区”住宅工程。被告人容乃胜为达到高价推销地材,牟取高额利润,进一步扩充其经济实力的目的,于当年7月成立“鹤园工贸公司”。为垄断“鹤园小区”工程建设的地材供应,被告人容乃胜指使被告人田吉贤(已因此事判刑)、李道胜(在逃)及其赌场的骨干成员,采取在施工现场设卡拦截建筑单位运送地材的车辆及胁迫手段,强迫建筑单位与“鹤园工贸公司”签订地材供应合同。2000年5月20日中午12时许,因“鹤园小区”建筑商之一的新洲第八建筑公司自行采购地材,被告人彭元兴及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陈金闯、韩志勇(均已因此事判刑)伙同高卫国、陈金海、赵红军等人,先后窜至施工现场,将新洲第八建筑公司的桑塔纳轿车和装满地材的东风卡车拦截,把车内的冯海堂、徐秋生、汪建军等人拖出殴打并致伤,并砸破桑塔纳轿车后挡风玻璃。经法医鉴定:冯海堂、徐秋生和汪建军的损伤程度分别为轻伤(重型),轻伤和轻微伤。1999年7月至2000年5月间,先后有红安占店建筑公司、黄陂建筑集团公司、新洲第八建筑公司等十余家建筑单位被迫与“鹤园工贸公司”签订地材供应合同。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被告人容年春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证实“鹤园工贸公司”实质上是被告人容乃胜的公司,并要求如果工地上有事要随时赶到,将不相关的人赶走,“该出手时就出手”,以达到垄断“鹤园小区”工程地材生意的目的;(2)被告人彭军华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容乃胜赌场的骨干成员在“鹤园工贸公司”兼职,“随时摆平工地上的事情”;(3)证人邵年泉、邱松炎、彭启运、刘派球、吴远耀的证言,证实被告人容乃胜、田吉贤等人在工地上设卡拦车并受胁迫,被迫与“鹤园工贸公司”签订高价购买地材的合同;(4)证人冯海堂证言及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韩志勇、陈金闯的供述,证实冯海堂、徐秋生、汪建军等人被打伤的事实;(5)被告人容乃胜经营“鹤园工贸公司”的账本照片,证实该公司一定的经济状况;(6)本院(1990)洪法刑一字第111号及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武区刑一初字第118号刑事判决书,分别可证实被告人秦建国、韩志勇系累犯。

       被告人容乃胜为获得政治上的庇护,并给其犯罪组织提供保护,采取一系列违法手段破坏选举,向政治领域渗透。1999年底,武汉市洪山区和平乡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活动中,在该乡武丰村选民投票的前一天,被告人容乃胜作为乡人大代表候选人之一,带四名男青年(均身份不详)先窜至和平乡铁矶村一餐馆内,将其认为是支持另一乡人大代表候选人吴金勇并在此请客的杨华改打伤。随后,被告人容乃胜又带此四名男青年窜至吴金勇家,将吴金勇从家中拖出,并对其实施殴打,逼其退出乡人大代表的选举。投票选举当天,被告人容乃胜指使被告人容年春、陈金海等人跟踪流动投票箱,监视群众投票,使得被告人容乃胜当选乡人大代表的目的得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证人杨华军、夏茴香的证言,证实被告人容乃胜将杨华改打伤的事实;(2)吴金勇的证言,证实投票选举乡人大代表前一天,被告人容乃胜带人将其从家中拖出,对其殴打,逼其退出乡人大代表选举;(3)证人周舜、陶小芳证言,均证实被告人容乃胜带人殴打吴金勇的事实;(4)证人陈昆全的证言,证实投票选举乡人大代表当天,被告人容乃胜手下的人跟踪流动投票箱,监视选民投票;(5)证人石天雄、赵华祥及被告人容乃玉的供述,均证实本案被告人容年春跟踪流动投票箱的事实;(6)被告人容乃胜的供述,证实其殴打杨华改是为乡人大代表选举一事,并随后带人去吴金勇家的事实。

       本院认为,以被告人容乃胜为首,纠集、伙同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其行为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同时,十被告人还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其行为扰乱公共秩序。被告人容乃胜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的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上述罪名及事实成立,适用法律准确,本院予以确认。上述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分别提出的被告人容乃胜的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的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辩护意见及观点,被告人容乃玉、田吉贤、彭军华、彭伟及其辩护人,以及被告人韩志勇、陈金闯提出的其行为不构成赌博罪的辩护意见及观点,与经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均不予采纳。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还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均已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犯非法拘禁罪,均有相应事实及证据证实,且适用法律准确,本院予以确认。此四被告人辩称不构成非法拘禁罪以及被告人秦建国、容乃玉的辩护人提出的指控被告人秦建国、容乃玉犯非法拘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亦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容乃胜指使他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扰乱市场秩序,已构成强迫交易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容乃胜犯强迫交易罪的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容乃胜的辩护意见与庭审中已查明的事实不符,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法不符,本院均不予采纳。被告人容乃胜以暴力手段,并指使被告人容年春以威胁手段破坏选举,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民主权利和国家的选举制度,均已构成破坏选举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容乃胜、容年春犯破坏选举罪,有事实及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指控被告人容乃玉犯破坏选举罪,因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本院不予认定。被告人容乃胜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容乃胜的行为不构成破坏选举罪的辩护意见及观点,对国家有关法律的认识有误,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容年春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容年春不构成破坏选举罪的辩护意见和观点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且法律依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容乃玉及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容乃玉的行为不构成破坏选举罪的辩护意见,经庭审查证属实,予以采纳。上列十被告人的行为属共同犯罪。其中,被告人容乃胜在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本案首要分子;被告人容年春、秦建国、容乃玉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本案主犯;被告人田吉贤、彭伟、彭元兴、韩志勇、陈金闯、彭军华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本案从犯。公诉机关的上述指控均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但被告人秦建国、韩志勇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又犯本案所列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容乃胜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犯破坏选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1年4月18日起至2020年4月17日止)。

       二、被告人容年春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破坏选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罪连同前罪正在执行的有期徒刑一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6月22日起至2013年6月21日止)。

       三、被告人秦建国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

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罪连同前罪正在执行的有期徒刑一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7月5日起至2011年7月4日止)。

       四、被告人容乃玉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1年4月18日起至2009年4月17日止)。

       五、被告人田吉贤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1年4月18日起至2005年4月17日止)。

       六、被告人彭伟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5月10日起至2004年5月9日止)。

       七、被告人彭元兴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1年4月18日起至2004年10月17日止)。

       八、被告人韩志勇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罪连同前罪正在执行的有期徒刑一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6月23日起至2004年12月22日止)。

       九、被告人陈金闯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罪连同前罪正在执行的有期徒刑一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6月7日起至2004年6月6日止)。

       十、被告人彭军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千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1年4月18日起至2003年4月17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徐中泉

审判员   熊自武

代理审判员 胡 涛

二00一年六月十四日

书记员   叶辉慧
 

【评析】

       这起案件是2001年严打以来武汉市乃至湖北省第一起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三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之一,由于案情复杂,涉及被告人多,社会反响较大,如何全面、客观地反映案件特点,该判决书依照《法院刑事诉讼文书样式》的要求,作了认真的探索,其主要特点是:

       一、叙述事实层次清楚。根据刑法第294条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一般应具备四个特征。这是区别于其他集团性犯罪关键所在,而且这是一个新罪名,审判实践中第一次遇到此类案件,加之由于本案介乎于两者之间,如何准确定位,该判决书注意围绕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构成要件,采取总体概括,分述具体犯罪事实的方法进行叙述。该判决书对控辩双方的意见作了较详细的表述,特别是辩方辩称自己没有参加黑社会组织的理由作了必要的表述,使控辩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凸现出来;该判决书对法院查证的事实,开宗明义写明了主犯被告人容乃胜网罗“两劳”释放人员组织骨干成员固定,结构紧密,分工明确,有较为严明的组织纪律性的赌场,后又成立合法的工贸公司,通过采取违法犯罪手段来聚敛钱财。然后,该判决书又详细列举了这一黑社会性质组织所从事一系列犯罪活动,通过具体事例,进一步突出了它的特征,为法院最终为其定性奠定了事实根据。本案案情虽然较复杂,该判决书在叙述事实、尽量避免用抽象的语言来表述,而是注意把被告人的各自地位作用叙述清楚,如对赌博罪的事实叙述,就体现了点面结合,即对整个组织活动进行叙述,又对各自分工、赌场纪律进行详述。

       二、结构合理。由于本案涉及五个罪名,多笔犯罪事实,在叙述法院认定事实时,如将所有事实叙述完毕后,再引进所依据的证据,针对性、说理性就大大削弱。该判决书采取一罪一证的方法,使整个叙事层次清楚,逻辑性强,人们一看就知道法院查证的事实建立在充分的证据基础上。如是否具有国家工作人员充当保护伞的问题,是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重要特征之一,本案被告人虽不具有这一情节,但有破坏选举,当选人大代表,寻求政治上的庇护的事实,该判决书对此事实详细叙述后,引述证据加以证实。

       该判决书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一是缺乏论证,特别是针对辩方的理由没有运用事实证据逐一论证;二是没有注明证据来源和认定事实的证据经庭审质证,查证属实,使定案证据合法性没有表述清楚。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9-2016 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55623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