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Provide professional legal services

全国免费法律咨询:

13622312121

当前位置: 主页 > 亲办案例 > 贪污案例 > 贪污上诉案

贪污上诉案

2017-08-28 来源:本站原创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1)武刑终字第126号

原公诉机关 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 李国庆。因涉嫌犯贪污罪于2000年5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看守所。

辩护人 罗琳,湖北正大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 何坚。因涉嫌犯贪污罪于2000年5月26日被取保候审,同年6月12日被逮捕,同年7月14日经硚口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同年10月31日经该院决定逮捕。现羁押于武汉监狱医院。

辩护人 王涛,湖北重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审理硚口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国庆、何坚犯贪污罪一案,于2000年12月29日作出(2000)硚刑初字第45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国庆、何坚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贺瑛、江山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国庆、何坚及其辩护人罗琳、王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1998年1月至1999年2月,被告人李国庆、何坚在任职期间,为本单位购买金龙鱼牌食用油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由被告人李国庆决定,采取提高购进价格的手段,先后4次从武汉市美通食品有限公司邵某某处套取本单位公款人民币共计123940元。其中,被告人李国庆实得人民币16000元,被告人何坚实得人民币14000元。被告人李国庆还于1999年6月至2000年1月,采取相同手段,先后3次套取人民币90424元,除将其中的人民币6000元予以侵吞外,还分给被告人何坚人民币6000元。

     原审根据有关证人证言、书证及二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认定被告人李国庆、何坚利用职务便利,在为本单位采购物资的过程中,共同采取虚报冒领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计人民币42000元,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被告人李国庆系主犯,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退出自己实得的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何坚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且在归案后,退出自己实得的赃款,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处被告人李国庆有期徒刑四年;判处被告人何坚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李国庆退出赃款人民币22000元,被告人何坚退出赃款人民币20000元以及涉案款人民币45400元,均发还武汉市电车公司。

     上诉人李国庆上诉称:(1)一审判决认定贪污的部分事实不实,即22000元中有2000元是向何坚私人借款,不应认定为贪污数额;(2)检察机关向其讯问时,如实供述了贪污事实,退还了全部赃款,有悔罪表现,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李国庆的辩护人的意见认为:(1)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李国庆在共同犯罪中是主犯与事实不符,且认定上诉人李国庆非法占有的公款中有2000元是向何坚私人借款,不应作贪污数额认定;(2)上诉人李国庆在接受检察机关工作人员第一次讯问时,即如实交待了自己全部犯罪事实,并退出所得赃款,应认定为自首,具有从轻处罚情节,请求二审法院对上诉人李国庆从轻处罚,作出缓刑判决。

     上诉人何坚上诉称:(1)一审判决认定其实得20000元人民币与事实不符;(2)一审判决认定,李国庆从后3次套取的人民币90424元中,分给其6000元属实。但自己没有参与此3次购油,亦没有共谋实施套现的行为,所得人民币6000元,不应认定为犯罪金额。

     上诉人何坚的辩护人的意见认为:(1)一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上诉人何坚直接参与犯罪4次,而1999年6月至2000年1月间,上诉人何坚被抽调主管本单位基建工作。在此期间,李国庆先后3次套取人民币行为完毕后,共分给上诉人何坚6000元人民币,应视为何坚个人的非法所得,而不是贪污行为的继续;(2)上诉人何坚是从犯,且已退出全部赃款,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二审法院减轻对上诉人何坚的处罚。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在二审中的意见认为:(1)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何坚贪污的部分事实有误,即2000年1月上诉人何坚没有实施与李国庆共谋套取现金的行为,所分得的2000元人民币,不应认定为贪污数额;(2)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李国庆贪污实得人民币22000元中,应扣除上诉人李国庆向何坚私人所借的2000元借款;(3)一审判决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原判认定部分事实错误,建议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李国庆、何坚在分别担任武汉市电车公司行政保卫基建部部长、科长期间,受本单位委派在购买金龙鱼牌食用油的过程中,经上诉人何坚提议,并征得上诉人李国庆的同意,私自决定加大食用油的购进价格,从中套取单位公款。二上诉人与武汉市美通食品有限公司经理邵大桥协商后,将每瓶食用油提价人民币1.5元至2元。自1998年1月至1999年2月,上诉人李国庆、何坚采取上述手段,先后4次套取本单位人民币共计12.3万余元。上诉人李国庆、何坚从每次套取的现金中各提取人民币2000元予以侵吞,各自实得人民币8000元。此外,上诉人李国庆还从套取的现金中,非法占有人民币6000元,上诉人何坚非法占有人民币4000元。

     1999年6月至2000年1月,上诉人李国庆在为单位购买食用油的过程中,采取上述相同手段,又先后3次套取公款人民币共计9万余元,并将其中6000元人民币予以侵吞。

     综上所述,上诉人李国庆与上诉人何坚共同贪污作案4次,单独贪污作案3次,套取本单位公款人民币共计21.4万余元,个人实得人民币20000元。上诉人何坚参与共同贪污作案4次,套取本单位公款人民币共计12.3万余元,个人实得人民币12000元。案发后,上诉人李国庆退出人民币22000元,上诉人何坚退出人民币20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经二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有:(1)证人邵大桥的证言,证明李国庆、何坚在为本单位购买食用油的过程中,与之商量将每瓶食用油提价1.5元至2元,并要求将提价部分用现金返回给李国庆、何坚二人的事实。还证明1998年1月至2000年1月,返回现金共计19万余元。后3次是谁收的钱记不清楚,但2000年1月最后1次买油返款时,何坚没有参加的事实;(2)证人余文胜证言,证明李国庆、何坚向他汇报销售方可以返利,但没有讲是提价后套取的现金的事实;(3)武汉市电车公司出具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二上诉人的干部履历表、任职决定等书证,证明该公司属国有经济性质,二上诉人均系国有企业从事公务的人员;(4)二上诉人经手购买食用油的零售发票、付款凭证、转账支票存根联和二上诉人分别经手签字的借款单以及与武汉市美通食品有限公司邵大桥签订的订货协议等书证,证明二上诉人经手购买食用油及支付货款的事实;(5)硚口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出具的破案经过材料,证明系该局发现二上诉人涉嫌贪污犯罪,经调查取证,询问二上诉人时,二人供述了侵吞单位公款的事实;(6)硚口区人民检察院出具的收据,证明二上诉人案发后退出人民币42000元以及武汉市电车公司相关人员退出涉案款人民币计45400元的事实;(7)上诉人李国庆供述:在为单位购买食用油时,何坚提出加大每瓶油的价格,套取现金,我表示同意。我和何坚与邵大桥商量后,将每瓶油提价1.5元至2元,将提价部分用现金返回我们。我向主管领导汇报销售方可以返利,但没有讲提高价格的事情。1998年1月至1999年2月,邵大桥分4次共返回12.3万余元,我与何坚从每次返回款中各自提2000元私用。小孩上学和个人买房时,从返回款中又提取6000元用了。另外,向何坚借了2000元用于房屋装修。1999年6月至2000年1月,由于何坚被单位抽调负责基建工作,购油的事由我具体经办,邵大桥又分3次返回人民币9万余元。我从中拿了6000元,另分给何坚6000元;(8)上诉人何坚的供述,所供认的事实与上诉人李国庆的供述基本一致,并对自己搬家时从提价返回款中提取4000元自用的事实供认不讳。二上诉人的供述与上述证据能相互印证,予以采信。

     上诉人李国庆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判决认定李国庆贪污公款人民币22000元中,有2000元系私人借款的事实经二审当庭质证核实。二上诉人对借款的时间、金额及借款的用途所作的陈述吻合,且无证据证实有串供嫌疑,对二上诉人之间2000元人民币借款的事实予以确认。上诉人李国庆及其辩护人就此提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成立。

     上诉人李国庆的辩护人提出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李国庆系主犯,与事实不符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李国庆、何坚虽有行政隶属关系,但在犯意的提起、实施犯罪及分赃过程中,上诉人李国庆并非起支配和主要作用,二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亦无明显主次。故原判认定上诉人李国庆是共同犯罪中主犯,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上诉人李国庆、何坚共同和单独实施贪污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3条规定,应按照各自所得数额认定贪污数额,分别处罚。故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成立。其辩护人还提出上诉人李国庆在接受检察机关第一次询问时,即如实交代自己全部的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并向本院提交一份武汉市电车公司纪委出具的情况说明,以佐证自首事实成立。经查,检察机关发觉上诉人李国庆、何坚涉嫌贪污犯罪,经调查取证后,分别通知到检察机关接受询问时,二人始作交代。上诉人李国庆虽在检察机关通知前,曾打电话给本单位纪委的有关人员,但在通话过程中并未涉及本人经济问题,武汉市电车公司纪委出具的情况说明亦没有证实上诉人李国庆自首的事实。据此,上诉人李国庆的行为不符合刑法规定的自首成立要件,故辩护人提出上诉人李国庆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上诉人何坚及其辩护人提出1999年6月至2000年1月,上诉人李国庆先后3次从套取的人民币中分给上诉人何坚的6000元,不应认定为贪污数额。经查,上诉人何坚获取人民币6000元属实。但在此期间,上诉人何坚因工作需要被本单位抽调主管基建工作,没有具体经办购油事宜,也未参与此3次套取现金的行为。上诉人何坚虽从中获得非法利益,但不宜以犯罪数额论。该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国庆、何坚身为国有公司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在为本单位购买物资的过程中,共同预谋,采取虚报冒领的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原判认定部分事实有误以及认定上诉人李国庆系主犯不当,应予纠正。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关于上诉人李国庆向上诉人何坚私人借款2000元人民币和上诉人李国庆于2000年1月将套取的人民币分给上诉人何坚2000元的事实所持意见,以及上诉人李国庆及其辩护人对2000元应属私人借款所作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提出上诉人李国庆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何坚及其辩护人提出1999年6月至2000年1月间,上诉人李国庆将套取的人民币分给上诉人何坚6000元,不应作贪污数额认定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李国庆、何坚归案后,均能如实交待犯罪事实,退出赃款,认罪态度较好,均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上诉人何坚参与共同犯罪的事实、情节及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依法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三)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2000)硚刑初字第45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和第二项中的定罪部分,即被告人李国庆、何坚犯贪污罪;

     二、撤销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2000)硚刑初字第45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的处刑部分,即判处被告人李国庆有期徒刑四年和第二项中的处刑部分,即判处被告人何坚有期徒刑三年,以及第三项,即被告人李国庆退出赃款人民币22000元,被告人何坚退出赃款人民币20000元以及涉案款人民币45400元,均发还武汉市电车公司;

     三、判处上诉人李国庆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0年5月26日起至2002年5月25日止)。

     四、判处上诉人何坚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即自2001年7月27日起至2003年1月26日止)。

     五、上诉人李国庆退出赃款人民币20000元,上诉人何坚退出赃款人民币12000元和违法所得人民币6000元,以及有关人员退出涉案款人民币45400元,均发还武汉市电车公司。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吴 强

审判员 陈 光

审判员 熊华东

二00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孟宪红 

【评析】

     司法公正是法律公正的具体体现,而法律的公正又是维系社会发展与稳定的重要力量和保障。司法文书作为法律实施的工具,承担着实现司法公正的重任。如果司法机关使用的司法文书能够做到结构完整,叙述事实清楚、准确,证据运用确凿充分,理由论证充分、全面,处理结论恰当,那么,它不仅能全面地反映司法活动,也能充分表达司法行为,保证平等地适用法律,公正地进行诉讼程序,提高司法机关办案的透明度,同时,也有利于树立司法机关的权威与公正形象。

     (2001)武刑终字第126号裁判文书,格式规范正确,诉辩内容完整,争议焦点突出,证据认证到位,适用法律正确。该文书的结构特点是,以正文部分作为写作中心,理由部分作为重中之重,内容包括事实理由及法律理由。例如,文书中涉及到对上诉人李国庆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定,自首情节的认定,以及贪污实得数额的认定,上诉人何坚获取人民币6000元性质的认定等,文书详细列举了经二审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对检察机关提出的意见、上诉人提出的辩解以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或者不予采纳的理由的说明;并按照犯罪构成的理论,正确地论证罪与非罪、罪轻与罪重,适用法律给予刑事处罚当否的原因和道理。文书中事实理由是对案件的高度概括和升华,通过对事实的分析论证,总结出对案件性质的理性认识;引用实体法和程序法条款处理案件的法律理由充分,成为定案的有力法律依据。

     该文书既对每个证据从其来源和内容方面进行分析判断,又把各个证据互相联系在一起综合分析。一方面在分析判断证据时,注重确定每一个证据的客观性及其关联性,除了从每一证据本身的来源及其所反映的内容进行分析外,同时注意将某一证据与案内其他的证据联系起来进行综合分析,从语气与证据的联系中进行考察,鉴别其真伪。因为,对任何一个证据,如果只从本身来审查,有时是难以辨别其真伪和确认其对案件真实的证明作用的。另一方面综合全案证据进行分析判断时,该文书注重将所有案内证据联系起来进行分析研究,看其所反映的内容前后是否一致,有无矛盾,从中发现问题,进一步查证核实。在此基础上将案内所有的证据与案件事实联系起来,对证据进行综合审查判断,当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都协调一致,没有矛盾,才就案件事实做出结论。由此可见,证据不实,不能据以认定案件事实;证据不充分,可能导致错误的判断。只有对全部证据进行周密的分析研究,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该文书的写作者在证据的把握、分析、判断方面具有较高水平。

Copyright @ 2009-2016 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55623号-9